可以将道德条款纳入开源许可证吗?

xplanet
 xplanet
发布于 2019年09月27日
收藏 7

开源开发者 Seth Vargo 发现 Chef 公司最近与 ICE(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) 签订了合同后,进行删库抗议,从 Chef DevOps 中撤回了他的开源项目 Chef Sugar。后来 Chef 公司表示明年不再续签合同。然而事情并未就此而止,这引起了人们对开源道德层面上的关注。有行动者打出 #NoTechForICE 的口号,并已拟好一份 Hippocratic License,要求将道德条款添加至开源许可证中。

Hippocratic License 建立在对 MIT license 的修改之上,作者 Coraline Ada Ehmke 介绍该许可证“专门禁止使用开放源代码软件危害他人”。同时,她还呼吁修改开源定义(The Open Source Definition)中第 5 和第 6 两条“非歧视”条款。

Ehmke 表示,长期以来,软件开发人员已经与自己编写的代码造成的后果相脱离,但实际上,“我们创建的软件对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具有真正而持久的影响”。她认为,政治和软件纠缠不清,所有技术本质上都是政治性的,不存在所谓中立立场。如果这些情况伤害到他人,我们应该做些什么?为此,她希望能够用开源许可证来进行规制。

开源倡导组织(Open Source Initiative,OSI)迅速驳斥了 Ehmke 的做法。他们在 Twitter 上写道:“Hippocratic Licence 的简介可能会使某些人认为该许可证是开源许可证,根据 Hippocratic Licence 分发的软件是开源软件。但两者都不是,我们要求您修改语言以消除混淆。”

Ehmke 回击:“OSI 和 FSF(自由软件基金会)不是‘什么是开源’和‘什么是自由软件’的真正仲裁者。我们才是”。随后她补充说,当前的开源结构无法禁止自己的劳动成果被 ICE 这样的组织使用,这不是一个开源许可证的问题,而是开源的问题。

先把 Twitter 上的争吵放在一边,我们来谈谈道德准则是否能够被纳入开源许可证。

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之事。例如,2009 年的 Exception General Public License(eGPL)就曾尝试在 GPLv2 上发挥作用,试图禁止诸如军事用户之类的“例外”使用其代码。最终失败了。

诸如 JSON license 之类的其他许可证也鲜为人知,它注明“该软件应用于善良,而非邪恶”,但没有人强制执行。

今年伴随 996.ICU 运动出现的 Anti-996 协议也可以说是基于道德层面。专门研究开源软件许可的律师 Heather Meeker 认为,“它已经实现了重要目标,那就是要引起人们对此事的关注”。但作为开源许可证,它还存在问题,因为“许可证中的道德条款不能用来强迫被许可人,从法律的角度来看,它们更多是一种观点的表达,而不是用于控制被许可人行为的有效法律工具”。

关于开源许可证,开源法律专家、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埃本·莫格伦(Eben Moglen)指出,根据 FSF 对自由软件的定义,对道德进行要求的许可证将违反其中有关 Freedom zero 的规定。Freedom zero 即出于任何目的运行程序的权利,它在四项自由权力中排在首位。

顶尖技术律师事务所和开源法律专家 Gesmer Updegrove 的创始合伙人 Andrew 补充说,“从广义上讲,许可人可以在许可证中包含任何他想要的条件。但是,这种限制不能包含在声称符合 OSI 开源定义的文档中”。

具体来讲,又回到了上述开源定义(The Open Source Definition)中的第 6 条“不歧视领域”:该许可证不得限制任何人在特定领域内使用该程序。

Andrew 解释,这样做的理由是“禁止‘不允许开源软件在商业上使用’的行为。我们希望商业用户加入我们的社区,而不是被排斥在社区之外”。顺便说一下,这是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之间的核心区别之一。

“你可以制订‘禁止使用’条款,并要求被许可方在任何下游许可中都包含类似术语”,但在现实中这是难以执行的。Andrew 举了个例子:“假设按照通常的开源方式发布代码,那么很快将会出现许多副本,而你几乎无法追溯所有副本。如果代码被捆绑在某个你认为是有害的商业产品中,你也无从得知。”

软件自由保护组织(Software Freedom Conservancy)执行董事 Karen M. Sandler 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,在他看来,有选择地保留软件自由是不合适的,而且这些道德许可证会引发执行问题。更重要的是,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达成同样的目标。Sandler 建议可以为开发人员建立道德社会,或通过参与政治程序来禁止不法行为。

对于将道德条款纳入软件许可证中,Sandler 再次强调这不是那么实际,毕竟“锤子既可以用作建筑工具,也可以用作谋杀的武器。”

消息来源:ZDNet

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,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。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,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。
转载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 OSCHINA 社区 [http://www.dbndka.com.cn]
本文标题:可以将道德条款纳入开源许可证吗?
加载中

精彩评论

要有好的心情2
对于国内很多小型软件公司,一直用免费的,或者开源的系统,赚了钱后,老板自己过着非常奢侈的生活,却拖欠职工1年多的工资不发,这种情况,如果开源作者在开源协议,注明不允许拖欠工资的企业免费使用,是否可行?
xplanet
xplanet
文章不是说了吗,Ehmke 想把道德条款加入开源协议,但很快遭到驳斥,各方专家给出理由如下:

1. 之前有过很多类似尝试都失败了;

2. 加入道德条款不符合开源定义中关于软件自由的规定;

3. 即便加入禁止条款,也难以确保执行,不现实;

4.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,可以被用来做好事也可以被用于作恶,所以难以界定;

5. 不应该加入道德条款,但可以通过其他手段来约束利用开源进行的不道德行为。

文章的论点明显是“不能把道德条款加入开源协议”,不知道评论里都在喷什么,有理有据和谐讨论好伐
m
malie0
基本上很难,这个不像单个国家的内部体系,像美国制定一部国内法就可以禁止企业行为,但是这中松散的开源组织很难去这么做,评估和实施都很困难,虽然我支持技术应该用于善的目的
OSC_WwDNmL
OSC_WwDNmL
这类泄愤引起围观的文章还是少发为好,每个人来到开源中国都是为技术而来,不要违背初心,把大家带偏了,变成一个邪恶的人很容易,想要善良却很难
高久峰是个大胖子
只要你足够强大,怎么做没人敢说不对

最新评论(17

OSC_WwDNmL
OSC_WwDNmL
这类泄愤引起围观的文章还是少发为好,每个人来到开源中国都是为技术而来,不要违背初心,把大家带偏了,变成一个邪恶的人很容易,想要善良却很难
高久峰是个大胖子
只要你足够强大,怎么做没人敢说不对
夏至如沫
夏至如沫
加入道德条款本身就是不道德的
_Anonymous_
_Anonymous_
如果不是极右当道作恶多端、多到人们都看不过眼,就不会那么快再次出现“能不能把到的条款加进去”这样的讨论。
要有好的心情2
对于国内很多小型软件公司,一直用免费的,或者开源的系统,赚了钱后,老板自己过着非常奢侈的生活,却拖欠职工1年多的工资不发,这种情况,如果开源作者在开源协议,注明不允许拖欠工资的企业免费使用,是否可行?
Kit_lee
Kit_lee
至少应该尊重作者本人的意愿,而不是被开源绑架
久永
久永
白左死一点,世界美一点。
愚民日记
愚民日记
木兰表示不服
m
malie0
基本上很难,这个不像单个国家的内部体系,像美国制定一部国内法就可以禁止企业行为,但是这中松散的开源组织很难去这么做,评估和实施都很困难,虽然我支持技术应该用于善的目的
xplanet
xplanet
文章不是说了吗,Ehmke 想把道德条款加入开源协议,但很快遭到驳斥,各方专家给出理由如下:

1. 之前有过很多类似尝试都失败了;

2. 加入道德条款不符合开源定义中关于软件自由的规定;

3. 即便加入禁止条款,也难以确保执行,不现实;

4.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,可以被用来做好事也可以被用于作恶,所以难以界定;

5. 不应该加入道德条款,但可以通过其他手段来约束利用开源进行的不道德行为。

文章的论点明显是“不能把道德条款加入开源协议”,不知道评论里都在喷什么,有理有据和谐讨论好伐
xplanet
xplanet
补充一点:道德条款不具备有效的法律约束力
返回顶部
顶部
天津时时彩